当前位置:云顶彩票 >> 树人网
文章内容
不谈亏欠,感谢遇见
发布时间:2018-11-20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

 前几天和家人打电话突然提到了你,说你回来了,在家照顾弟弟。我沉默着没说话,挂下电话怔愣了半天,才发现我好像很久没见过你了,甚至都已经忘记你的模样了。

 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那时候你住在街头,我住在街里,后来你又搬到我家隔壁,和我成了邻居。小时候的记忆里全都是和你在一起,我们一起上学,一起放学,一起追剧,一起去洗澡…你爱吃东西,是个十足的吃货,每次我奶奶做了好吃的东西都会叫你过来一起吃,对你比对我这个亲孙女还要好,有时候我都要忍不住吃醋,说你们俩才是亲祖孙。我们从咿呀学语到亭亭玉立,陪彼此度过人生中最美丽的时光,那时候我总是在心里想着,我们要一辈子都做好朋友,永远都不分开。可我不敢告诉你,怕你嘲笑我太煽情,却没想到后来这句话再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。

  小学毕业的夏天,我们约好去同一个初中,可你却食言了,你去了寄宿学校,父亲身体不好又要四处奔波养家,母亲再次怀孕,他们没有太多的精力照顾你,只好送你去寄宿学校,每周只能回来半天,你试图反对,却又在母亲的眼泪里沉默下来。那应该是你最难过的一段时间了,你弟弟出生,你请了假赶去医院,站在门口看着一家人围在你弟弟身边其乐融融,没人注意到你,更没有人想起你,后来你打电话给我,声音哽咽,没说几句就挂掉了,我担心了一天打电话也找不到你,最后翻墙进了你家,你弓着身子蜷缩在沙发里,背影孤单又脆弱,我安慰你说别难过你还有我,你没出声,只是背对着我点点头。后来你愈加乖巧懂事,照顾弟弟,从来不提自己的委屈。

  那大概是我为数不多安慰你的时候了,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你来照顾我,虽然我比你还大上三个月,可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扮演着妹妹的角色。还记得初三那年的元旦前夜,我留在班里布置联欢会的场地,你不放心我的安全,打着小凉快来接我,冰天雪地,你穿的比我还少,却把手套摘下来给我戴上。你对我总是那么好,好到我开玩笑说你是男生就好了,以后我就嫁给你。你就大笑着说不要,你嫌弃我。为了和我见面,每个周末你都要坐两个小时的车回来看我,待不上多长时间又要匆匆忙忙的回去,我又感动又心疼,内心总是小小的窃喜觉得我是你最重要的人。可后来我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迟钝的以为初三学业紧张,你太累了,不爱来回折腾,听不到你电话里若有若无的叹息。

  知道你离开是在某天放学回家,饭桌上他们讨论说你爸妈离婚了,你跟着你妈妈走了,我当时就愣住了,摔了饭碗跑去找你,你已经不在了,给你打电话也没人接通,电话里响起的只有彩铃的单曲循环,后来我再拨过去,已经是空号了。你就这么措不及防的消失在我世界里,连句告别也没有,我痛苦,绝望,最终慢慢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 你走之后我交了很多朋友,她们有的比你开朗,有的比你温柔,但我还是会偶尔想起你,想起那些联系不上你的日子里,我的焦灼与难过。有时候周末回家总能看见你爸爸,瘸着一双腿背着医药箱走街串巷的看诊,偶尔他会和我提起你,说你也好久不和他联系,估计是在埋怨他只要了你弟弟的抚养权。还说你妈妈带着你去外地打工了,你的成绩一落千丈没考上高中,去了职专。我只觉得难过,还记得我们曾一起约定过要考上最好的高中,未来一起去同一个大学,可这些约定都好像风一样逝去了无痕。

  最后一次见你是高二下学期了吧,你从外地赶回来陪你爸和弟弟过年,我去超市买东西,正巧赶上你带着弟弟回来,我们面对面长久的沉默着,好像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,时间终于还是在我们之间划上了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分割线。良久,我才回过神来笑着对你说:"回来过年啊"?你说是啊。 “快带你弟弟进去吧,挺冷的,有空来我家串门”你笑着点头,可我们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一句寒暄的客套。

  后来有很多次我都后悔,我应该冲上去质问你,我应该拽着你歇斯底里的怒吼,让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难受。但我只是默默的添加了你的qq,你的动态很少,大约是不常上线。只偶尔看你发说说,照片里你笑的很甜,和好朋友亲密相拥,偶尔还会发一些正能量的鸡汤,我有一瞬间嫉妒不甘,但又归于平淡。我们终究像两条短暂相交的线,相互温暖后却又渐行渐远。说不上什么亏欠,终究还是感谢遇见。

  很感激你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像烟火一样的绚丽,我的喜怒哀乐你都有参与。虽然缺席了你以后的人生,但我仍真诚的祝愿你平安喜乐,永远幸福。(大通社记者 付兰仪

 

(编辑  蒋天熠)

版权所有 云顶彩票宣传统战部
电话:0412-5928075 电子邮箱:kdshurenwang@126.com
Copyright 2017-2018 www.91haohua.com/srw.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大学生在线 |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 | 云顶彩票-科技之光 | 云顶彩票新闻网 | 中国心理咨询网